国安法稳定社会 学术言论有自由

◆ 郑国汉认为学生会能否回归正途,视乎未来负责学生会工作的学生是否成为大学与学生之间的桥梁。受访者供图

(记者 姬文风)郑国汉自2013年9月出任岭南大学校长,这些年间见证大学与本港社会由乱到治。回想旧日,郑国汉坦言早于上任前已领教过校园政治化的影响,上任一年多即面临79日违法「占中」,几乎每天都要为学生的人身安全费煞思量。至2019年黑暴事件,校园政治化全面爆发,直到香港国安法落实,社会才能回复稳定。展望未来,郑国汉相信大学可继续享有学术和言论自由,于教研等方面不断向前。

「其实早在我上任之前已经接受过一次『小考验』,令我感受到校园政治化所带来的影响」,郑国汉忆述,当年曾以候任校长人选身份出席咨询会,接受学生和教职员提问。「很多人都从政治角度审问我,只因我在他们眼中有『原罪』,我是梁振英当年在竞选行政长官期间的特别顾问之一。」

正常任命变「阴谋」

郑国汉提到,当日会面不少在场者均基于以上「原罪」作无限猜测,「甚至对我有很多攻击,令你不易回答的问题,例如『你上任是否想整走边个边个』,但我根本不认识对方口中的人。」上了这难受一课,郑国汉确切明白校园政治化于当时可谓避无可避,大学内部人士的正常任命、升迁、续约、解约等,均都可被看作「政治阴谋」。

2014年违法「占中」,郑国汉指那段期间八大校长频频开会,无时无刻都在关注事件衍生的各类问题,「第一是学生的安全问题,日子久了影响学业,进而有关人等所引起的社会不便、不安,到最后清场的学生撤离问题等」,都让校长们担忧不已。

郑国汉表示,当日发生「占中」对他来说已是「谂都未谂过」,怎料2019年还有黑暴事件。郑国汉形容当时香港落入了恐怖的日子,部分年轻人和学生表现偏激,充满仇恨,倾向以暴力解决问题, 将犯罪、违法合理及英雄化,令人痛心。

「当时一些激进者存在误解,以为打着『学术自由』招牌就可以为所欲为……觉得其他人不能做的事,大学生和教职员就可以去做,以为犯法都无事,这其实是无知。」随着香港国安法落实,本港社会回归平静,郑国汉相信大学界亦可继续向前,在再无任何误解的情况下,继续享有学术和言论自由。

视谁负责学生会

郑国汉认为,多所大学学生会昔日扮演校园政治化的推手之一,「很多学生会成员,从表现上可见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读书是入大学的主要任务,更重要的是去搞政治。」如今多校学生会均不被大学承认,郑国汉直指,在此之前他们很多早已面临「断庄」危机,「这表示大部分学生根本不支持激进学生,起码不会行出来投票……到后来大学决定不再代收会费,(学生会员)人数更是大跌,这也是(欠认受的)另一证明。」

读文汇报PDF版面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